這是我的家人,不過照片裡沒有兩位嫁出去的姐姐。
兔年除夕夜的團圓飯的留影,滿桌子我媽準備的菜色,
還有一些是我媽從購物台裡訂購的年菜。
IMG_9075

最左邊的是我媽,不到二十歲就被我爸娶走了,
緣起是當年村裡有位小姐嫁了『老芋仔』,幸福美滿快樂,老公又很疼,
於是介紹了另外一位『老芋仔』給我媽,一次見面兩個看對眼了,
就到家裡提親了,就結婚了。
據說我媽年輕的時候蠻多人追,還有位帥氣的先生寫了很多情書給她,
不過全部都被我三舅擋下來銷毀,這件事情似乎是結了婚後才發現的。
媽媽很活潑,喜歡去哪走走,偶而她也很跟流行,她是家裡頭第一個穿上內搭褲的。
有的時候她買的新鞋,會讓我無法分辨那是我姐的還是她的。
不過從我有記憶以來,小時候除了她在工廠上大夜班,
其他的時間幾乎都花在家人身上。
我媽說她們的第一間租的房子很小,還沒有我現在一個房間大,
所有的生活起居就都在那個小空間裡。
婚後沒有多久生了小孩,就開始把重心都放在小孩身上,
照顧我上面兩位姐姐跟一個哥哥,好不容易到了小孩們都比較不會吵鬧的年紀,
卻又懷上了我,他們說我真的是個意外,因為當時我媽有裝避孕器,
等到吐的不舒服而去檢查身體的時候,醫生說已經有三四個月的身孕了,
那就是我,默默的呆在我媽的肚子裡,直到被發現已經來不及後悔為止。
就這麼她張羅家裡的大小生活,歷經我哥的叛逆期,然後是我的叛逆期,
可是媽,我真的覺得我不叛逆,只是當時好愛玩,
我也不想從二樓陽台溜出門,只是你們堅持不讓我半夜出門閒晃嘛!
到了我哥娶媳婦,我也已經漸漸長大,我以為我媽的生活可以開始清閒,
等到哥哥的小朋友們出生,我明白清閒的生活還離我媽遠得很,
加上大嫂變成無緣的大嫂之後,照顧小孩的擔子又再度落到我媽身上,
確實她已有子有孫,但我想那跟含飴弄孫的程度還是有點落差在。

下一位則是我爸爸,屬兔,算算今年實歲已經84歲,一頭的白髮。
如同前文所說,我爸是『老芋仔』,聽他說坐船從大陸逃來台灣的時候,
司馬中原也跟他是同一艘船來著。
爸爸跟我的互動一直很少,還沒退休前他的職業是翻譯,
整天都窩在房裡看著專業的英文文件做翻譯,只有午餐、晚餐比較容易見到他。
小時候偶而他還是會帶我出門,買菜、辦點小事甚麼的,
但他有說過其實他很不喜歡帶我出門,因為大家看到我,
都會跟他說:「這你的孫子嗎?金鉤椎捏。」他總是默默的點個頭,
從來也不會跟人家解釋說,這不是我的孫子,而是我的女兒。
我一直覺得我爸對我媽的互動很冷淡,除了他們很早就開始分房睡之外,
也好像沒有帶我媽出去玩過,與我媽回娘家或者是跟親戚吃飯的次數,
大概手指頭就算的出來,不過我爸是這樣的,對於經營人際關係沒甚麼興趣,
他要緊的只是他的家人,這樣說其實也算客氣了,
很長一段時間我深深的覺得他要緊的只有他兒子,其他人都沒關係,
我爸把客人從家裡趕出去的次數,大概比他跟親戚們吃飯的次數還要來的多。
可是我媽說,小時候我要送養的時候,他在四樓大哭的聲音,一樓都還聽的到。
不過我爸是個狠腳色,這點到是沒得含扣,早期他可以待在公園下棋一整天,
一直到我媽生氣到公園把他請回家吃飯,現在他年紀真的很大了,
他的棋伴,或者是會一年打次電話來找他聊天的同梯,都先走一步了,
跟上時代的爸爸,還是買了台電腦,除了沒退休前用作翻譯之外,
另一個功能就是上網玩象棋,所以象棋我會玩,但沒有說很喜歡,
可能是因為從小玩象棋就沒贏過的關係,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最狠的事情我覺得莫過於他會使用無蝦米輸入法,一切靠買書自學。
但他的確是家裡的支柱,我媽說剛懷大姐的時候還很苦,某次吃晚餐,
我爸說:「成了家,有了小孩之後,才有賺錢的意義跟目的。」
我想,這是多麼令人動容的一句話。
他不作投資、不取巧,節儉甚至可以說是小氣,胼手胝足的也存了兩三間小房產。
也有那麼一段時間,我深深的覺得我媽跟的這個男人真不值得,
從我聽他對著我媽說:「只有這四個小孩才是林家的人,妳不是。」這句話之後,
但時間會改變一個人,到最後你明白有個人一直在你身邊,
陪著你打拼,不離不棄的照顧著你,照顧你全部的生活起居,
你生病、開刀,二十四小時睜開眼你就是看的到這個人,就是你的另一半。
前陣子我媽開刀,我爸對她說:
「我住院都是你在照顧我,現在你生病了,我卻不能照顧你。」
又是多麼令人動容的一句話,我是一個女人,我想等到這句話一切也值得了,
他可能是個無趣的男人,但讓你的生活不於匱乏,他不嫖、不賭,
也從來不搞婚外情,一輩子,就是你一個人的,這就夠了。

有辦法分辨我長得比較像爸爸,還是比較像媽媽嗎?

再來那位是我哥,我們相差九歲,當我已經會開始黏人的時候,
正好碰上哥哥不喜歡讓人黏的年紀,每次他要跟同學出去我都好想跟,
哭著拉著他說我也要去,他們只用一跳就要變不見的招數來呼巄我。
我哥的叛逆期其實也沒做甚麼壞事,就是打撞球、騎快車、閒晃,
最嚴重的一件事情大概是一個晚上沒回家,然後被我媽哭著打屁股。
他說以前他騎車很快,忠孝東路上大概沒人騎的贏他,長大之後我比較明白,
不要命的最快,不怕死的最厲害,作到這兩點你就贏了。
以前我覺得他很爽,因為是家裡的獨子,也是長孫,我爸又很重男,
除了當兵之外,沒有離開過家裡太遠,但後來我明白,或許這也不算一件好事,
或許會抹煞了他一些熱情、一些勇敢。
你說我是一個女孩子,明不明白獨子、長孫的難處?
我一直看著觀察著,我明白的。
最勇敢的事情莫過於他娶了一個老婆,如期望的成了家,生了小孩,
我看著,獨子、長孫的老婆難作,在老婆跟父親的摩擦中間,
該怎麼做潤滑的角色,到了最後該怎麼取捨?
當時的大嫂與妹妹的選擇,他選擇了相信大嫂,我忿忿不平覺得無法原諒。
當時的大嫂與父母親的選擇,讓大嫂決然的離開了家。
我明白這件事情會發生的,雖然如此,
當時我有多希望是哥哥決然的帶著他心愛的人離開這裡,勇敢的去過生活,
這裡給了你所有,卻可能獨獨拿走了你的勇敢。
於是我哥恢復單身,成了一個單親爸爸,跟他身旁的兩個小孩,
重新適應少了女主人的生活。
小兒子可能是因為缺乏安全感的關係,一直很依賴人,
現在都還跟我媽睡在一起,也堅持要跟我媽睡在一起,不然他會感覺害怕。
當我媽提起這件事情,而我笑了出來之後,我媽說其實我哥的大女兒也差不多,
她可以一個人睡,但是害怕一個人呆在同一層樓,
所以你老是聽的到這兩個孩子呼來喚去的,可能只是因為一個要洗澡,
但是外頭沒人他們會感到害怕,所以要把另外一個孩子叫上來陪伴。
他們漸漸長大了,偶而他們的媽媽會來帶他們出去吃吃飯甚麼的,
與他們另外兩個不同父親的兄弟姐妹。
現在大女兒已經國一,也差不多是要進入叛逆期的年紀了,
在這之前就已經會跟我媽耍脾氣的兇,希望她可以安穩的渡過這段時間。
這麼可愛的兩個小孩子,你們要學會勇敢的過自己的人生,我幫不上忙,
我想教但你們的爺爺都會覺得我要虐待你們,兒孫自有兒孫福,你們要保重。

家裡頭的人各自有各自的房間,房間裡頭都有台電腦,
大人的房間裡頭都有台電視,連電話號碼也是一個人一隻,
所以我們很少一起窩在客廳裡一起看電視、聊天甚麼的。
吃飯也是,因為我下班比較晚,公司比較遠,大部分時間我都一個人用餐。
可以說是一年就這麼一次,會有大家非得一同用餐,
一定要說些話甚麼聊聊天,和樂融融的就這麼坐在一起的時候。
從前對於這些畫面沒有甚麼感覺,反正每年就都是這樣,沒甚麼。
但漸漸長大了,明白了人生無常,很多事情都是會有變化的,
可能不會有甚麼人真的一直在你身邊不會離開你,
當然那些離你的人也不見得不算不在你身邊,但,人生,
生老病死、生離死別,甚麼時候發生甚麼事情全都說不得準。
好好的留個紀念在心裡頭,

這是我們家的2011年,兔年的農曆的除夕夜團圓飯。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laya123
  • 我喜歡這篇文章
  • 謝謝,沒有嫌棄我字太多#><#

    puff1007 於 2011/03/22 10: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