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泡湯不找我?」在大眾池裡看到眼熟的她,眼睛閉上享受一個人的時光,
我逕自在她身旁入池,笑著看她。
當然她認的出我的聲音,所以她睜開眼睛,轉頭看著我。
「妳也一個人來啊?」然後又露出了她慣有的笑容。
「我以為再見到妳,會是在妳的婚禮上的,妳的男人呢?」她的眼神沒有閃爍,像是看透了一切。
「愛啊,來來去去、走走停停…」她不知道已經泡了多久,漲紅著臉,準備起身。
我沒有接上話,只是等著她說故事,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遇到她了。

「後來我發現,他一直不信任我。剛開始在一起的時候,就一直覺得我花心。」
她起了身,就這麼坐在池邊,白色的熱氣從她身體散出來。
「我說妳到底是招誰惹誰呢?」她根本就遇上了很吊詭的狀況。
「對啊,常常我都覺得老天根本在玩我。妳知道我的,認真的去對待每段感情。
偏偏我愛上的人,各個都有前女友的問題,搞的我痛不欲生。
而這個愛我的人,我也很努力的要經營我們的感情,偏偏我變成了那個不被信任的對象。
你說我到底何苦被別人搞的痛不欲生,然後又搞的別人痛不欲生!」
她搖搖頭,晃乾手,點了一支菸。

「好我有點混亂了,他不信任妳甚麼?」我知道她很乖的,哪個點讓人不信任就不明白了。
「他拿了我的生辰八字跟他的生辰八字,到某個命理論壇上問。
他說這個女生都會跟他要錢,怕這個女生拿他的錢去外頭養男人。
他說他開的是百萬名車,公司職位是個主管,遇上這個女生讓他覺得自己沒用。」
或許是腳指頭有些冷了,她將腳泡在溫泉裡頭。
「哇,妳是拿他的薪水去買LV是嗎?他被你搞乾了的意思?」我只是大笑,
她向來對名牌包沒有興趣的。
「講的好像我每個月花掉他五六七八萬一樣,算了,那不是重點。
當時我想,不信任我沒關係,反正時間久了你看的到的。」
她可能身體冷了,又坐下到我旁邊,不過這下換我熱了。
「那妳還蠻有心的啊,這樣他還不信你?」換我點起一支菸,繼續聽她說故事。
「就是這樣啊,某天我工作回來,坐在他旁邊放空看電視,他看著我,
問我是不是劈腿了?我被他問的莫名其妙,但也沒多在意。
後來他出差回來,在MSN上跟我吵,說我對他冷淡了,說我做甚麼事情都不需要他,
耍脾氣說要下線,問我還有沒有事情要跟他說。我一個生氣就跟他分手了。」
然後她露出看似淡然的笑容,說的一切似乎無所謂,其實她眉心那道溝越來越深了。

「妳知道,我一直覺得在簡訊上分手,或者是在MSN上分手,是一件很瞎的事情。」
我與她一起大笑出聲,惹得別人側目,但還好溫泉沒人貼過輕聲細語的標語。
「我想起一位算命先生跟我說的話,他說我的感情不只兩個人,」她將眼睛閉上,
「他說,要嘛就是對方劈腿對不起我,對方沒有的話,就是我有。」

沒有辦法好好體會兩人世界的劇本,演起來是很折磨人的,
沒有辦法好好依靠在那個人身上,沒有辦法把全部的心交給他。
依賴多了、久了,當這段感情已經不存在的時候,那個瞬間被抽空的感覺怎麼辦?
因為處理起來太難過,漸漸的妳習慣讓自己乾脆不要接觸這樣的感覺,
妳不要再依賴。
妳決定自己上班,自己下班,自己看電影,自己逛街,自己吃飯,自己買單,自己對話。
自己做些甚麼都好的事情。
看起來妳只需要自己,其實妳很需要別人。

「那我知道問題所在了,一切都是妳的錯嘛!」我大笑。
她往我身上潑了溫泉:「說甚麼啊妳!」
「哈哈,別生氣嘛!不就是妳沒有對不起他們,所以他們只好一個個對不起妳啊!」

然後,我們的笑聲,滿了這個總是包場的溫泉池。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