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了團圓飯,發完紅包,開著車往汐止大哥家去,
我還有另外一個家要團圓。
自從大哥在台北購買了新居,這是第二年我們在這吃團圓飯。
大哥的家是個溫暖的小窩,一進門就有夫妻倆從交往到現在的小照片,
照片上寫著他們對彼此的點滴心意。
地上鋪著木質地板,天氣冷踩著也不覺得溫度都被吸走了。
厲害的餐桌可以容納兩夫妻單獨用餐,也可以容納一家子人在這話家常。
IMG_0535

我身邊那位是我的高雄爸爸,也是我乾爹,我媽的三姐夫,我的三姨丈。
因為很喜歡女兒,加上當時探望我媽生小孩,一見到我就很喜歡,
於是就認了我當女兒,從我有印象以來,也就是喊他爸爸、爸爸,
所以其實對我而言,沒有甚麼乾爹的區別,他就是我爸爸。
小時候我第一次意識到『乾爹』這件事情,在車上問他是不是我乾爹,
他愣了一會,笑笑的說,是。
「那我是不是可以叫你乾爹?」我又接著提出我的問題。
他又愣了一會,笑笑的說,可以。
過了幾天我乾媽跟我說,爸爸很難過,因為我說他是乾爹。
聽了以後我也很難過,其實他對我而言沒有甚麼乾不乾的區別。
所以我跟自己說,再也不要在他們面前說這件事情,他們就是我家人,
沒甚麼乾不乾、濕不濕的問題。
只是為了交談上的區別,在提到他們的時候,前頭都要加個『高雄』。
小時候我是有入過戶籍的,姓名也都不一樣,因為奶奶說,
林瑞珍這個名字太難教了,所以除了姓,名字也換了一個好教的。
但後來因為家裡瑣事太多,所以又把我送回台北,在台北長大,
但是每年的寒暑假,我都會到高雄陪伴他們,年夜飯也都會回去高雄吃,
每每到了要回高雄的時候,我爸媽都會開車到台北來接我回高雄,
因為年紀太小了,不放心讓我一個人搭乘其他交通工具回去。
我很喜歡坐在爸媽中間那個置物箱的位置,然後一直跟我爸媽說話,
不停的問問題,從前最愛問的是馬達跟引擎哪裡不一樣?
一直到長大了一點,才不得不乖乖的坐在後座上,但我還是不停的問問題,
我媽都說我可以說整路的話,說到我媽睡了,說到我媽又醒了。
然後看到休息站的牌子,就會說「便當、便當」,對於上廁所跟加油沒有興趣。
我爸喜歡出去玩,他會開著車帶我跟媽媽四處玩,或者去環島,
爸爸做事是個有程序、有條理的人,出門前會規畫行程,會查路線,
除了大本的地圖本會在車上之外,他還會手繪幾張路線圖,
他們常說,有幾個小孩像妳一樣,這麼小就全台灣都去過了?
有趣的是,小時候去過的那些地方,我最有印象的是六福村的臥佛,
六福村的野生動物園,被那隻跳到我們前檔玻璃的潑猴嚇哭。
我爸很疼我,對我很有耐心,會好好的跟我說話,會試圖讓我明白很多事情,
當我提出任何問題,他也會不厭其煩的跟我解釋,會跟我分享他的心情。
我可以跟他聊任何事情,包括我可以很生氣的在他面前幹譙那位欺負我的老師,
也可以幹譙那些欺負我的同學,每當我認真的跟他說我要跟這些人撕破臉了,
他都會安撫我的情緒,也會明白我的感受,也會讓我知道不要做這些事情,
好好的過學校生活,他會用別的方式保護我,我甚麼也不要擔心,
那些都是小事情,小事情。
當我高中玩過頭,被勒退又被勒轉了,連我自己都無頭緒接下來要幹嘛的時候,
他二話不說要求我轉學到高雄完成學業,因為他知道我聽他的話。
其實爸爸也六十多歲了,但遺傳到我爺爺,頭髮染都沒染過一次,
你看,還是黑的很。「爸爸,你真的有變老嗎?」我其實一直這麼懷疑著。
我很不喜歡跟他分離的感覺,以前每次分開,我都會一直哭一直哭,
非走不可的時候給他一個擁抱,並且親吻他的臉頰,然後繼續哭。

接下來那位是我媽,她在我眼中一直是位傳統又堅強的女性。
十多歲就到鎮上跟師傅學剪頭髮,所以兩位哥哥從小到大的頭髮都是我媽剪的,
到了現在,二哥的兩個小朋友,頭髮也都是我媽處理比較多。
而我當然也不例外,基本上相片中看到我頂著男生頭,就是出自我媽。
我媽因緣際會的認識了一個乾媽,乾媽把他的兒子介紹給我媽,就是我爸,
於是沒多久他們就結婚了,婚後還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媽經營理髮廳。
小時候我若不是跟著我爸去上班,坐在總經理跟董事長的位置畫圖,
就是跟著我媽去上班,在旁邊看著漫畫書,聽那些叔叔伯伯說你女兒真可愛。
爺爺白手起家,初期把工廠經營的很好,但實際上參與家裡生意的只有我爸,
爸爸有幾個兄弟姊妹,但因為只有我爸幫忙,所以我媽也要跟著幫家裡大小事。
我爸一定要在早上七點半前弄早餐給爺爺吃,因為爺爺脾氣倔的很,
過了這個時間一定不吃飯,除此之外,工廠的拜拜甚麼的我媽都要去幫忙。
老爸的薪水都交給我媽管,當然私房錢例外,就這麼持家的,
家裡從後驛公寓換到了前鎮透天厝,又從透天厝換到了仁武別墅,
不管房子大或者是小,你從來不會看到裡頭髒亂的樣子,
更厲害的是偶而下班、下課回家,還會發現房間裡頭的擺設變了模樣,
老媽都會跟妳說地上髒要穿鞋,但就算妳沒穿鞋踩了整天腳還是不會髒。
她還用很不一樣的方式去包容我爸的紅粉知己,只為了保全這個家,
雖然她都說是為了她兩個小孩,但我知道老媽心裡鐵定愛著老爸。
之後爺爺的工廠開始出現危機,我媽也跟著和親戚打交道、調頭寸,
最慘的是爺爺走了之後,叔叔伯伯姑姑們雖然都不是跟著經營工廠的,
但全都是有股份的,富裕的家庭最容易遇到這種狀況,
最後沒有幫忙工廠度過難關,反而一個一個的要分家產,
我爸除了要處理工廠的負債,還要籌錢出來搞他兄弟姊妹想要的財產。
烏煙瘴氣的紅粉知己再也沒有一個在身邊,在身邊的還是只有我媽,
她陪著我爸渡過這段身心難熬的日子,把別墅也賣了,換了現金,
剛好工廠也有人可以接手,減輕了一些壓力,
現在兩位老人家住在社區公寓裡,窗明几淨,無所求倒也過得清閒。
我媽就是個可以陪著你吃苦到享樂,又從享樂跟著你吃苦的女人。
雖然她真的很會唸,我從一樓聽她唸到三樓,房門關上五分鐘後她還是再講話,
從前氣得很,也會跟她大吼大叫,只是心裡一直明白,不管她唸好的壞的,
不管偶而她的嘴多酸,都是為了我好,這叫『雕』,要把妳雕回正途。
媽媽的興趣還有做衣服,她會做衣服給我穿,也會做給我的芭比娃娃穿,
前陣子我還收到了她親手做的和服。
只是當她跟朋友說明,我其實是她妹妹的女兒的時候,難過的換我了。

我的腦海中,在溜滑梯下接著我的,在盪鞦韆後扶住我的背的,
牽著我四處走的,我起床的時候找不到他們會哭泣的,
都是這兩位我親愛的爸爸媽媽。

再往前是我的大哥和大嫂,其實他們交往很久了,
只是我真正見到大嫂大約是三四年前的事情吧,正好那天大家都在,
大嫂很熱情的給了我一個直接爽朗的笑容,當時我想好事應該不遠,
因為我大哥不是那種會帶不一樣女生見家人的人。
不過說要結婚前難免有點不穩定,我有個朋友說,越靠近婚期越容易大吵,
也拜他們的大吵所致,我跟大嫂熟了起來,雖然我並沒有幫上甚麼忙。
大嫂對於星座以及塔羅牌也略有研究,聽她從星盤解析自己是很好玩的事情,
還會有種不得不把自己的秘密抖出來的感覺,不過我很喜歡她的包容,
還有她的那一句,一樣的牌,用不一樣的方式打。
我多了不只是大嫂,還多了個姐姐疼愛我。
小時候我一直覺得大哥很像哈林,因為他會拿著吉他又唱又跳的逗我開心,
就好像我在電視上看到的哈林那樣,笑的開心,像是要把熱情耗盡。
爸媽說我會黏著誰做甚麼的我已經忘記了,但我記得有一次惹得他很不開心,
大哥跟二哥窩在半樓玩超級任天堂,我就待在旁邊一直吵,
一直吵著說我也要玩我也要玩,最後我可能直接把超任關掉了,
也好像是直接把電視關掉了,再不然就是在電視前面晃來晃去不讓他們玩,
我大哥一氣理都不理我,就上樓回房間去了,對於那個情緒我記得我很抱歉,
也很害怕。小時候真的是白目的要死。
大哥一直很少待在家裡頭,應該說我們長時間待在家裡頭的年紀錯開了,
我記得他到外地求學很長一段時間,還去英國唸書很長一段時間,
開始工作之後,大部分的時候都待在北部,我忙著玩,
很少很少遇到彼此,只要碰上了面,總會給我幾句關心,
並且從我的回答中,認真的思考一些甚麼,然後分享給我聽。
大哥在我眼中,一直是個勇於築夢的人,也會努力讓他的夢實現,
如果說台北家跟高雄家的教育有甚麼不同,這便是一個很大的差別。
我的高雄爸媽很願意讓孩子們去飛,讓孩子們自己去做選擇,
他們不願意讓家庭綁住孩子的夢想,他們希望孩子們有自己的生活。
當然他們看到孩子們深陷泥沼的時候,會毫不遲疑的一把拉住你。
所以現在的我大哥,有他豐富的人生閱歷,有他滿意的工作,
有他幸福的家庭,有完整他生命的另一半。

對桌坐的則是我二哥一家人,二嫂是二哥的大學同學,
聽說也是班上的高材生,就是那種,我們唸書時會去借筆記的對象,
不過我二嫂又高出了一個層次,她會”主動”把筆記借出,
我大哥的死黨宏爺曾經就是受惠者之一,同時也是可靠消息來源。
所以在他們婚前,二嫂我也見了很多次,而且我二哥只帶過她回家。
他們在大學的時候交往,聽說兩人都是第一次戀愛,
就這麼兩人走到了現在,還有兩個可愛又優秀的小朋友。
兩個可愛的小朋友長的很像,但他們不是雙胞胎,
後頭那個是弟弟,前頭那個是哥哥,兩個人的個性也相當有差異,
弟弟會把功課做完再玩,哥哥比較喜歡先玩,再把功課做完。
哥哥像是個小大人一樣,上次坐二哥的車回台北,跟小朋友塞在後座,
跟哥哥的互動發現他怎麼好像我同年齡的朋友一樣,
雖然會糾正我,居然還會照顧我!
最前頭的就是我二哥,我一直覺得他長得很像『Buzz Lightyear』,
我後來想這是不是兩個小朋友一度很愛巴斯光年的原因。
二哥在我腦海裡頭話始終很少,不過我媽都說小時候兩位哥哥很愛抱著我玩,
他們愛抱著我玩的畫面當然我已經記不得,不過還真的都有照片為證。
二哥喜歡把房門關上,喜歡找伴的我總在外頭不得其門而入,
只能在門口聽到裡頭傳來「咻咻~」之類的、自己玩遊戲的聲音,
他的房裡頭有隻拿來畫漫畫的木偶,除了這隻木偶,
其他的玩具名字我叫不出來。
我記得叛逆期的某年回到高雄,跟我媽大吵了一架,
跟朋友到頂樓抽菸,然後把菸蒂通通丟在一樓我媽的車頂上,
回到房裡後,我媽進來又繼續吵架,沒一會二哥開門進來,
「啪!」的一聲就給了我一巴掌,我問他為什麼打我?
「第一因為你這樣對媽媽!第二因為你根本弄不清楚你爸媽是誰!」
他說我都跟朋友們說,高雄的爸媽才是我爸媽,台北的不是,
忘記自己的爸媽是誰很可恥。這件事情一直在我記憶裡排名心碎前三名。
如果大哥的個性像是風一樣,二哥就像是土一樣。

親愛的他們,也是從小就存在我的生命中,
我並沒有那個時間去判別親不親,我只知道,
他們始終是我的家人,是我生命裡頭的一大部分。

然後一眨眼,這些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年,
我們還是共度了好幾年的團圓夜,一起吃吃飯聊聊天,
這是家人一種奇妙的連結,不論好或者壞,親密或疏遠,

大部分的狀況下,他們就是會在你身邊。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WENG Carrie
  • 最近有點心傷心煩,看了你的文章,覺得有活力了點...
  • 那你心情不好的時候記得要跟我說,
    怎麼樣我都會擠文章出來給你看!

    puff1007 於 2011/04/17 00:12 回覆

  • eileen1227
  • 這張照片拍得好廣告,一看就是幸福的一家。
  • 我大哥拍的,很舒服的畫面啊!

    puff1007 於 2011/04/20 09:15 回覆

  • putin123
  • 這篇文 同上次那篇 我看了數次
    總覺得莫名的感動

    這也可以歸類為傳記類文章嗎?
    但我看這類文章 怎麼從沒敢動過?
  • 謝謝捲爸賞文!
    一定是我的用心分享讓你感受到了!

    這算傳記嗎?有人跟我說這叫流水帳文章XD!

    puff1007 於 2011/05/07 05: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