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上的那枚金戒指,也是我買的,那是我們兩個的對戒…」
她看著手上的金戒指,像是在想念甚麼似的對著我說,
「戒指上,有三個環,那象徵我們三生三世,永不分離…」然後她抬起頭,看著我。

場景是東區茶街,時光則是推移到七八年前,我記得那晚的氣溫很涼爽,
我拗不過她的軟硬兼施,硬是騎著小五十赴約。

她留著過肩長直髮,染上深褐色,上了一點妝。
一件簡單的白色短袖上衣,一件深色過膝裙,看起來很有女人味,
跟我印象中的她不同。
我記得她不染不燙,身材跟我一樣有點肉肉的,也不太打扮。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喜歡上妳,我想如果變得跟妳一樣,他就不會離開我了吧。
所以我染了頭髮、穿了耳洞、改變了穿著。」她微笑著對我說,
「我還想說是不是我也要跟妳一樣會抽菸,他就會更愛我了。」她又補上這一句,我實在無法分辨是真心的,還是只是諷刺我。

而她口中的那枚戒指,我很熟悉的,就一直戴在他的右手無名指上。
如她所說,金戒指的正面有三個刻有花紋的環,一半嵌在戒指裏頭,
就好像三個金圈繞著戒指一樣。
或許因為配重的關係,有三個環的那一面,常常會滑到他手指的手心那一面,
而我看到之後,總是會笑著幫他把三個環的那一面轉正。

原來,我的男人手上戴著的那枚戒指,是他們倆個的對戒。
而我,一直幫他呵護著他們的三生三世。

我想起上面這個片段,在分手一、兩年後,我站在雙十路上路過的某間金飾店門口,
看著我手上的千元大鈔,

別人的三生三世,就這樣被我用三千元賣了。


白的是直線的快樂
黑的是想念的淚痕~他心疼
黃的是最初的青澀
紅的是心頭的深刻~捨不得

一種人一種獨特 他都不捨
形形色色 粉墨蠢蠢欲動的眼神

五光十色太迷人
倒一季的花色 妝一身霓虹
還是輸給他新粉刷的住客
自以為是的春色
一轉身成了模糊不清馬賽克

眼角是驕傲的金色
眉稍是神祕的紫色~誘惑人
指尖是熱情的彩色
紅唇是溫柔的粉色~好香的吻

一種人一種獨特 他都不捨
形形色色 又一次蠢蠢欲動的眼神

努力拼貼各種色
染一頭的漸層 拼一臉繽紛
剪貼自己成他偏愛的風格
鏡子裡的不對稱
自卑的反射 馬賽克他的胡扯

清醒的咖啡燙舌
彩繪的玫瑰褪色
武裝的色塊掉了

努力拼貼各種色
染一頭的漸層 拼一臉繽紛
剪貼自己成他偏愛的風格
不對稱的舊房客
自卑的反射 馬賽克他的胡扯

只落下透明的淚
滑過這一片 滑稽的五顏六色
創作者介紹

如果流浪,是你的天賦。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花啦啦
  • 賣了也好,真是圈圈叉叉的三生三世。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