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了自分日報的FB程式,我忽然想要知道,這一年我做了哪些事情?

2013年的第一天、第一餐,是和老同學延平人們,

這一群朋友不完全都是延平畢業的,即便是我也不是延平畢業的,
不過我很喜歡這樣無國界的快樂相處方式。
然後,我的好同學在幾天後,終於把他心愛的女人娶回家。


一月份,我還在上一個行業打拼,稱作『布商』,主要是把布賣給服裝設計公司。
我們會把布裁成長方形,上頭用紙板夾住然後釘起來,叫作『吊卡』,
吊卡是我們做生意最主要的工具之一,每一季公司都會準備吊卡,
我們得把幾百隻的吊卡捲成好幾捲,
放到我們個人的行李箱(用舊稱『卡ㄇㄤˋ』)裡頭,
這些行李箱的大小大約是在26吋或者28吋,當然也可以用包包之類的取代,
但無論我們拿甚麼東西來裝,當裡頭被吊卡塞滿的時候,其實很重。
跑這種業務,騎車會比開車來的方便,所以大部分的業務都是騎車,
騎車的時候,就把這些行李袋塞在車上,

天氣好那還好,天氣不好例如下雨的時候,出門前還得幫行李袋穿雨衣。
你知道當你車上要擺這些東西,即便穿上雨衣,還是很容易濕的亂七八糟。
如果客戶公司樓下有遮雨的地方停車那還方便,沒有的話呢,
就得先把行李箱提到沒有雨的地方,再開始脫它的雨衣和我的雨衣。
如果客戶的公司有電梯那很方便,我還記得第一次跑通天梯三四樓的客戶時,
我只有一個三個字的感想,因為要把這些裝布的袋子扛上去,
真的不是開玩笑的。
至於我們面對的客戶,有些是服裝設計公司的老闆,有些是設計師,
有些客戶就像大哥大姐一樣、像朋友一樣會照顧我們,
有些客戶會把我們公司的商品摔在地上、桌上,
反正,每個行業都會有被寵壞的客戶。

這個行業帶領流行,例如今年是2013年,我們給設計看的就是2014的布,
所以我覺得這個行業蠻好玩,因為我每天或者每個禮拜,
都會從我們老闆手上看到新布料,有繡花、緹花、一般花布。
我喜歡這樣常常有不同變化出現在生活中。
還有很棒的一點是,把樣布拿給設計師的時候,它就真的只是一塊布,
過了幾天,當我發現那塊布被作成漂亮的衣服掛在架上,
真的讓我覺得非常的神奇!

我想因為大嫂本來是這個圈子的人,加上我本身愛交朋友的個性,
所以在這段期間也受到很多同行和客戶的照顧,我很謝謝真心的他們。
我的底薪低,本來我不太介意,業務嘛,我想看的是獎金。
別人怎麼看我大都是愛玩的孩子,不過我"自己覺得"自己很能吃苦,
努力的跑客戶,努力的上班,一天工作的時間我想已經長達十個小時。
跟我熟識的朋友也知道,在這家公司待的這一年半,我很努力。
手上的客戶自認為商品舖的不錯,也自告奮勇的跟老闆提我想跑南部,
也跟老闆提了我也想開發大陸市場。
後來也如願跑了南部,成績也算挺漂亮,一趟下去也先拿了四張訂單回來。
還可以趁著下班時間,跟爸媽、好朋友碰面吃個飯。

對於業務這樣的工作,我覺得去外頭談客戶是打仗,
公司當然是妳的後盾,是妳的家。
有的時候在外頭賣笑臉、軟著腰身一整天,回到公司希望有安心的感覺。
但這種事情嘛就是天不從人願,我還蠻喜歡老闆平常不管我行程的這個部分,
也很喜歡他時不時拿數字不夠來push我,他沒事推推我,我自然會前進,
因為我其實是個很容易給自己壓力的人。
事實上是我沒有安心的感覺,同時限制太多也更讓我心裡潛意識的反抗,
在公司很多事情不能作,不能睡午覺、不能手機充電、
不能只坐在位置上不做甚麼事,還有很多不能做的事。
除了我的心無法被收買,還有對我而言一直最困難的人際關係,
到了最後我還是無法明白,為什麼我必須從別人口中聽到你覺得我有甚麼問題?

我也無法明白,為什麼會有公司給了你底薪,就彷彿買了你整個人生的感覺?
我很想要像大嫂跟我說的,把公司當成自己的,當成自己的家,
問題是我很明白關於這一點我的天性反應,就是對方只要一開始計較,
我就會跟著計較,無法跟對方不分彼此。
我沒有說公司的文化、方針錯,只是,我無法迎合。
最終徹底擊垮我的,是那個交到我手上、代表我去年努力的獎金紅包,
那個紅包除了讓我連謝謝都說不出口,
回家的路上還因為壓力太大,就這麼在路邊跟姐妹講電話講到哭了起來。

於是,當一月份結束在,我分手四個月的前男友,要娶他交往十幾年懷孕中的女友的消息之後,我早已買好機票,二月份要去關島找好姐妹過年。

二月份,在關島待了十天。

送我到機場離開台灣的是小白,他總會給我一個擁抱,
直到我走到看不見他,他才會離開。
這次去關島也認識了新朋友,當然最讓我感到安心的,
還是好姐妹珊珊在身邊,從小我就喜歡依賴她。
雖然她跟著心愛的男人嫁到關島去了,也很好,
我也多了一個人可以依賴,待在他們身邊,我很安心,也很快樂。
在關島的生活很單純,沒有太複雜的問題和關係需要處理,
他們夫妻倆的生活也很簡單,於是我也跟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不是蓋的,起床跟睡覺的時間,比我在上班的時候還規律。
然後,這忙碌的新年假期潛水生活,就在肋排和Dennys中結束了。


一早的班機回到台北,還是睡眼惺忪的小白出現在我面前。


回來之後,經歷了我在布商的第二個開工,
布商的開工很有趣,很傳統,通常會賭博個兩三天,大家也才有心情上班。


在和小白、哥哥的女兒家欣去平溪放完天燈後,我心裡也作了決定。


那個要上班的禮拜六,開會的猛烈攻擊之後,我跟老闆確定了我要離職的事情。
離職這個想法,當時也都沒讓業界的朋友知道。
我是這樣的,"我不幹了"的這種話不太說,但要是說了,就是決定好了。
於是二月的尾聲,結束在帶同事下南部交接的好天氣裡。


三月正式告別照顧了我一年半的公司,甚麼也沒帶走、甚麼也沒留下,
同時也在這個月確定了下一份工作,就在老東家的隔壁條巷子,
因為兩個原因,所以把正式到職日直接延到月底。


這段空閒的時間,除了跟朋友吃吃喝喝,還安排了騎我的愛車老三八環島。


環島這件事情沒有行程規劃,反正就是騎到哪停到哪,
想要幾天就幾天,反正月底前回來就好。
當然這次環島,少不了順路探望嘉義的好友王翰,也少不了去台南逛夜市,
更少不了在高雄的姊妹RORO和小牛,以及我在高雄的家人們。


沒有料到這趟環島,居然在第四天南行的旅程中,中斷在枋寮。


沒有想到最後這台老車,是斷了最重要的龍骨,難怪姿勢不良讓我腰痠背痛!
幸好在進南迴之前就確定車台廢了,於是坐火車回到高雄納涼,
也很好,多了時間還可以順道跟碧芳、家槐、阿昌等高中同學聚聚。


這個月真的很奧妙,找朋友閒聊說說話的人數和次數相當高而且密集,
密集到好像我要"離開"了,再見見親朋好友一樣。
也是,事實上,我的確是要離開了。


三月底,我帶著十條菸,進入我的下一份工作,而且是在廣州。


到了廣州覺得興奮,在異地生活或者工作,除了期待之外,
總會讓我有莫名的安全感,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台北這個城市總讓我心浮氣躁。


研究好翻牆的方式,讓我既可以好好的放手感受不同於台北的新樣貌,
也讓我在臉書上可以持續互動,就好像我根本沒有離開台北似的,
每天都可以發表一些甚麼跟朋友分享,例如說,可以抽菸的美容院。


來到廣州也不同於台北,在台北大多用自己的交通工具,
所以沒有喝酒的生活,自己開車、騎車的話,喝酒太麻煩了。
但是來到廣州沒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加上計程車又便宜,
於是慢慢的,酒精跟我比較熟了。
我愛喝酒,我喜歡那種微醺的感覺,但是,我的酒量真的很差。
不過一週工作六天,只有周日休假的我,更喜歡週末和朋友們小酌一下。
來廣州的這個月,沒有任何適應不良的問題,我想,流浪或許真的是我的天賦。


工作加上吃吃喝喝的,來到五月份,
因為頭目來廣州支援賽車比賽的關係,我也順道跟著去到肇慶賽車場,
這是很讓我興奮的經驗,沒有想過來廣州工作,還可以參與到賽事!
不過好像逃不了搶修的命運,原本預計在肇慶賽車場旁的飯店過夜,
最後是蓋著外套,躺在佛山改裝廠的沙發上睡覺。


另一樣發生在五月份的好事,還有以前的客戶咪哥來到廣州辦服裝展示會,
邀請我去參加。
我一直肖想到廣州看設計師們辦的展示會,這個驛馬星動的一年,
讓我如願以償!


然後在異鄉生大病,無法下床也是頭一遭,
那個時候我才發現我甚麼都帶了,就是沒有帶到藥品,
也在想我會不會在這得了禽流感,回不了台灣了?
還好神明有保佑,大病也是生個一兩天,就好多了。


除了因緣際會來到廣州的熟人頭目、咪哥外,我跟頭兒也在廣州碰了面,
剛剛好頭兒飛美國的機票在廣州白雲機場轉機,她特地辦了落地簽,
我們好在廣州機場順便聚聚。跟朋友在轉機的時候碰面,真的很新奇!


這個月也是我第一次去到傳說中的深圳、第一次搭高速鐵路,


本來這些地名對我來說都是傳說中,都是只出現在地理課本上的地方,
沒有預期到我會在這裡生活、在這裡工作。
聽了業界的先進們講了好多的大陸市場,總算讓我在這份工作見識到了。


或許是老天覺得這個時期會是異鄉遊子最想家的時期,安排了好多朋友出現,
接著出現的是凱莉小姐,正好來廣州參展,我也就沾了凱莉的好人緣,
除了跟她碰了面,還進到廣州塔裡頭享用大餐。
廣州塔對我而言,不再是那個只出現在我家陽台遠處那根細細的東西,
當晚還去了花都,感受大陸的KTV擺的是不知何時的排行榜。


六月份,已經進入倒數回台灣的日子,這些日子下來,也還好有女伴們的陪伴,
其實沒有甚麼在外地很難熬,真的沒有,工作、放鬆、工作、放鬆,
這麼循環下,也到了六月。
六月份,鹽焗雞腳變成我茶餘飯後的最佳點心,總是弄了一大盒擺在冰箱,
送禮自用兩相宜。


然後列出回台灣想吃的東西,開始幫朋友們採買一些東西,
開始為回台灣準備好回家的心情。
六月份來拜訪的台灣友人只有一位,阿賢,打了摩D我們在Bar也消磨了整晚。

六月最後一周回到台灣,跟家人打過招呼之後,二話不說讓自己放風一下,
開著心愛的野貓號直奔安坑頭目店裡,我們要散步、散步。


其實回台灣的時間也特意提早了兩天,如此便可以趕上學哥娶老婆的大事,
而且大夥搞了一杯空前的新郎特調。
每次看到夥伴們的新郎特調,都暗自覺得慶幸,還好我是女孩子,
即便嫁掉了夥伴也玩不到我,特調都是給新郎喝的,沒有人在搞新娘的啦!


雖然回到台灣,回到原本熟悉的生活,但我感受到心裡的壓力卻越來越多。
不過,也很幸運,2013的上半年度,就在返台假告一段落。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玫瑰招待所
  • 有我耶!!
    對於妳的生活,太令我激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