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點多,開始覺得不舒服。也不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了,就是一呼吸,就想咳嗽,
這是止不住的咳嗽,而且是不停的咳嗽,得等它自己停下來。
好不容易停了,就會感覺到胸口好痛、好痛。
到了下班的凌晨三點,已經更嚴重了,呼吸也痛,走路也痛,做什麼胸口都痛。
男友說還要去跟朋友喝酒,就把鑰匙給了我,我先回家睡。但是越來越痛,
反側了不知道多久,才昏昏入睡。
直到早上九點,聽見男友回來,我慢慢的翻過身,還得順著床緣才爬的起來,
要他帶我去醫院,我疼的不得了。

去的是石牌榮總。
榮總的急診還有門診是分屬兩棟大樓的,它們的距離我想正常走大概要花個五到十分鐘吧!
從經濟效益方面來考量,我不假思索選擇了去掛門診。
首先要花個十分鐘上下來排隊掛號,好不容易排到了,小姐居然跟我說門診滿了!
但是好心的小姐沒有問我任何問題,還是把我安插到上午的門診。
接下來就是到門診去等了,看了看我的號碼,41號,我的天,現在才22號!
那等等吧,我想。
但是過了十分鐘,實在有點痛,好吧,這時我決定,還是走去急診好了,
畢竟比較快,我有點痛到受不了了。
於是,開始了我漫長的門診到急診步行之旅。
沒開玩笑,這段路大概花了我快15分鐘,我大概走五步,就停下來休息,很喘,真的。
到了急診部,我告訴櫃檯我要掛號,先生只看了我一眼「好!」馬上準備要幫我做掛號的手續。
我問那位先生,在這掛又在門診掛會不會有影響?
先生於是停下來他的工作,開始跟我分析經濟效益:急診的掛號費比門診的掛號費貴了好幾百元、急診的藥頂多只給三天、門診的藥可以給到一個禮拜…而且…
「妳看起來應該還好吧!不要因為不想等就多花錢來掛急診啦!」他打量我。
「嗯…可是我真的蠻痛的耶…所以才來急診…門診還要很久…」
我猜我的表情還是沒有表現出我真的他媽的很痛。
「小姐!沒關係,我推輪椅送你去門診啦!幫你跟護士小姐說,請醫生幫你先看,因為你很痛嘛!插隊沒關係啦!」志工媽媽熱心的說。
啊!志工真好!
回門診的路上,我的心情很複雜。
剛剛花了那麼時間跟力氣,漫漫長路走到門診,還不是因為經濟效益的問題,又回門診去。
不過好險,志工媽媽推輪椅送我過去,不然真的很痛苦。但不要以為坐輪椅很輕鬆,因為我胸痛,所以我只能採取駝背的姿勢一路過去。

好不容易進了門診,醫生只看著自己面前的LCD螢幕,不是很關心我的樣子。
「什麼症狀?」別懷疑,他還是看著他的LCD。
「胸口很痛。」我還是急切的望著他,或許他會給我什麼反應。
「妳先去照X光。照完15分鐘後再進來。」他仍然看著LCD…
還好X光部不是很遠,幾步路就到了。
照X光沒什麼,之前要去星巴克打工的時候,健康檢查也有這個部份。
但是等X光也又等了20分鐘才輪到我,真是傻眼。
接下來的15分鐘,才是另一個折磨。只能坐在門診的門口等著,
打電話給Kitten,問她我會不會死掉?
然後一分鐘一分鐘的數,希望15分鐘趕快過去,趕快弄清楚自己到底怎麼了。
心理打算著,中午以前看完,吃個東西就可以繼續休息,晚上八點還要上班呢…

終於輪到我,護士小姐請我進去。
「還很痛嗎?」護士小姐親切的問我。喔!白衣天使!
「還蠻痛的耶。」我禮貌的笑了笑回答他。
我又回到醫生的面前,他還是看著他的LCD講話,無所謂的樣子。問了我的名字,尋找我的X光片。當我的X光片出現在他的LCD上,他的聲調忽然提高跟護士小姐講話,
「馬上幫她轉急診,插胸管,快點!」然後第一次正眼瞧我這病人,雙目相接喔!
「妳看妳的X光片,正常的是像右邊這樣,但妳的左邊已經萎縮了,妳看的出來嗎?」
醫生整個面對我,也把螢幕轉向我這邊,一邊解釋X光片給我聽,口氣有點急。
「嗯。」看的出來啊!看起來我的左肺只剩一點點的感覺,10%左右吧,我想。
「妳現在就是要去急診插胸管,把你胸腔的空氣導出來,讓肺不會萎縮下去,
不然肺萎縮到如果壓迫心臟,那你就會,有危險。」呃…
我聽的出來他應該本來想講的不是「有危險」。
「那我這樣症狀,整個上半部都很酸痛是正常的嗎?」我只是想確定這是同一種病引發的症狀,
如果還有其他問題,還蠻麻煩。
「正常啊!因為空氣從肺破掉的地方洩到胸腔,整個胸腔都被空氣擠壓。」
醫生又再度催促了一次護士,急著把我送去急診。
「喔。那,醫生,那我這樣算是很嚴重嗎?」雖然醫生好像很緊張,我也很痛,
但是有那麼嚴重嗎?
「嗯,很嚴重。」醫生的眼神,非常認真。但我還是有「真的嗎?」的感覺。
志工媽媽又來了,準備把我推回急診。噢!我又要回到急診去,今天到底在幹嘛呢?
認份的我坐上輪椅。
「妹妹,你家人有沒有陪你來?」要離開的時候,護士小姐急著問我。
「啊?沒有,我一個人。」不過是來看個病。
「妳要不要打電話請你家人過來比較好?」護士小姐還是不放棄。
「呃,有必要嗎?」家人現在過來也要一點了,這樣看完醫生,我八點還要上班,那他們也來一下而已,這樣好麻煩的呀!
「有啊!因為插管要花一點時間,最好還是有家人來照顧妳比較好。」護士小姐很堅決…
於是我屈服了。好吧!為了等下插管要花的幾個小時,就請我家人來醫院一趟了。
所以現在的行程是,要從第三門診大樓,回到急診室去。
志工幫我設計了另外一條路線,原來第三門診大樓跟中正樓間,有個空橋可以走,空橋喔!
很屌吧!旁邊都是玻璃窗,所以很亮,也很熱。這邊也有其他病人走來走去。
但是,不知什麼原因,空橋還是給我很寂靜的感覺。
「身體真的很重要厚!人生很難講的啦!」志工開始跟我聊天。
「對啊對啊!我也沒想過我會就這樣進了醫院。以後要少抽菸。」我很贊同。
「你有在信教嗎?」這次我猜不透她的意圖。
「喔…佛教跟道教吧。」她可能是要我多頌觀音菩薩的法號吧?
「安捏喔,中台禪寺那裡七月中要辦一個法會,你可以去啊!就只要繳一點錢,
但是可以在那裡師父幫你祈福,很值得啦!…」她真的還沒講完,可是我已經不想聽下去了。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