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管之後,大概一兩個小時過去,我才從急診等到病房。
單人房喔!一天要2980元,大約三千。算算這樣也不少,
以醫生說的三、四天來講,就要一萬多了。
我被送到192病房的20號房,
走廊的盡頭有個可以看到周遭醫院大樓的窗戶,左轉進去就是我的病房。
一進門,就看到寬敞的房間有扇窗戶,就對著門,窗戶景觀很好,
看的到中正樓前面榮總的院區,還有外面的石牌路,還有更遠的地方,很多朋友來都稱讚,
尤其夜景也漂亮,只是我是來住院,不是來度假,也不是喬遷,所以高興不起來。
病房裏面的床比急診的床好躺,還有一台電視(只是遙控器我大概第二天才拿到,
乾兒子來看我時還笑說要帶撞球杆來給我轉台),還有個化妝檯,還有套房必備的浴室。
這間很寬敞,很明亮,只是有點熱,我住幾天,就留了幾天汗。
進病房沒多久,我的主治大夫就來看我了,是謝致政大夫。
不知道是不是大醫院都那麼匆忙,醫生總給我感覺很急促的樣子。
這個醫生人高馬大,講話也不拖泥帶水,打過招呼之後,又跟我解釋了氣胸。

第五次了吧?

不過這次他講的比較仔細,也講的比較多。
「一般來說,會氣胸的病人多以男生為主,女生很少。多半氣胸的病人呢,又都是又高又瘦的。
所以你的狀況很特殊。現在插管看看肺會不會自己在膨脹起來,因為有破洞,
所以肺如果可以自己膨脹去碰到胸腔壁,就可以復原。
不過這樣自己復原的的復發機率大概百分之五十。以後就不可以去沒有醫院的地方,
像是爬山。激烈運動也要避免。你之前都沒有症狀嗎?」我還在想說,那個又瘦又高的問題,
真的是見鬼了,我身高157公分,體重也不輕,總之我真的不是又瘦又高的人啊,怒!
「有啊!我左胸大概痛三、四個月了,前個月有來掛家醫科,
可是醫生跟我說是我玩電腦玩太久,姿勢又不正確,所以上半身才會痠痛。」
就是醫生這樣說,這期間我也痛過,但是才沒來看醫生,更怒!
「喔,那這樣之前也沒有辦法確定是氣胸,好,沒關係。
明天早上會再照X光片,看妳肺部復原的情況怎麼樣。」覺得醫生有點逃避責任的感覺,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我沒有說什麼。
這天晚上,是長大以來第一次住院。
不過有種很奇特的感覺,我是說,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大病,也總算弄懂了老師說的話。
記得一年前去看老師,老師說我25歲之前有死劫,而且是自己造成的。
也就是2005年的10月前,也就是現在,雖然我當初以為死劫是因為我自殺,
但是現在才懂就是菸抽太多然後氣胸,還真的有點點點點的感覺。
還好當初有去走廟拜拜,所以大事化小,現在就是受皮肉痛。
晚上,有幾個朋友來看我,我很開心的跟他們分享我插胸管的發現。
首先,胸管從我的左邊肋骨出來,出來後的管子接到一個空瓶A,空瓶A又有個管子接到空瓶B,
然後空瓶B裡面有大約四分之一的水在裡面,A接過去的管子大約是與水面同高,
這兩個空瓶是看起來很沒有質感的壓克力瓶。
每當我講話,或者是吐氣的時候,B瓶裏面的管子就會開始冒泡泡,很有趣喔!
結果來看我的朋友,都笑的亂七八糟。
第二天早上,七早八早的被推去照X光,真的很早,早到醫院的人煙稀少。
跟第一天來看門診的盛況空前無法比較。
照完X光,推回房間過了一兩個小時,有個醫生來幫我換藥(胸管那邊的),
我側身,任他擺佈,有點痛。
後來,我的住院醫生來看我,他告訴我們我的肺情況沒有比較好,反而又比第一天更萎縮了一點。呃,說真的,我真的有點慌到的感覺,雖然感覺自己不會死在這次病痛中,
但是又有種命運難以掌握的想法。
後來醫生問我們要不要開刀,開刀把壞掉的肺破切掉,然後修補,這樣復發機率會降到很低。
所以第四天就要準備開刀了(第三天沒有位置啦)。
醫生還沒離開病房之前,我問醫生,為什麼裝水瓶子裡面,會一直冒泡泡?
醫生說:「那就是你的肺破掉,漏氣啊!」
害我覺得自己真的很白目,搞不清楚狀況,還覺得冒泡泡很好玩咧,結果是我在漏氣…。
整個白天我都在昏睡,其實住院後,我很容易昏睡,累了就沒有辦法控制的倒下去。
迷迷濛濛中看到我爸爸跟我哥哥來看我,我望了他們一下,就又睡了。
等我清醒,他們已經回家,我媽說,老爸把她拉到病房門外,哭的很厲害。
我只想到老淚縱橫這個成語。
開刀是一件很難熬的事情,因為第三天晚上12點過後,就要開始禁食,連水都不能喝,
所以我的策略就是「睡」,打算一直睡到開刀,這樣就不怕肚子餓還有口渴。
但是一大早,換藥醫生還是會過來換藥,有上一次的經驗後,我還是側身。
「醫生,可以溫柔一點嗎?」這也是經驗告訴我要這樣要求,不然會痛。
「好。」醫生沒有什麼語調,沒有表情。但是溫柔很多了。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