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過藥後,我很把握時間的,又睡著了。
下午的時候我就被叫醒,不過是因為我打工PUB的兩個老闆來看我,
可惜我只打過招呼,志工就來把我領去開刀房了。
我還是在病床上,經過護士櫃檯,志工交資料給護士,發現只有病房號碼對,但是病人錯了啦!
而且聽志工說,是什麼直腸外科的病人。天啊!直腸外科耶!那是不是開刀要開肛門?
「真的是我嗎?不要弄錯喔!」害我開始緊張起來,想到要被錯開肛門,就很挫!
護士小姐就告知我,反正我今天下午本來就是要開刀,她們有接到通知,
所以還是把我推到開刀房去。但是我還是很緊張啊,我的肛門!
我不想要在麻醉什麼都不知道的狀況下,讓我的肛門被開上一刀啊!
這時候開始想到,後續新聞上會報「榮總一女氣胸病患被錯開肛門」這一類的大標題,
或者是頭版吧我想。然後又想到後續的理賠問題,我想榮總一定會拖時間吧,醫院都這樣…。
想著想著,我已經被推到了手術室,有點像是手術等待區的地方,
不過這一區,我只看到我,還有好幾張空床,沒有看到其他待宰的羔羊。
長方形的等待室,最裡面的右邊牆上有個窗口(就好像是吧台那樣),後來我被推到了那裡。
吧檯的平台是黑色的感覺像塑膠的平面,在外吧這邊的…呃…助手要我躺上黑色膠布,
我不知道他要幹嘛?該不會是要我躺上去之後滾到另外一邊吧?但是我的防禦心又啟動了!

「真的是我嗎?確定是我要開刀嗎?不要搞錯喔?」還惦記著直腸外科…

「真的是你啦,不然我們來核對你的資料好了!」內吧的小姐跟我核對資料。
雖然確定了,但是心裡還是有點緊張,這真的是我二十幾年來,第一次開刀。
我還在納悶著他到底要我怎麼進去內吧,她就按了開關,於是黑膠布像是屠宰廠的傳送帶一樣,
動了起來,把我往內吧移動。在這同時,一張比我病床還要窄的床已經被調到跟傳送帶差不多寬。我看著那張床離我越來越近,然後我就被傳送帶慢慢的放到了那張床上。
「好硬!」這床好難躺。
「這是手術床,等下會再這張床上動手術喔!」小姐的語氣好輕鬆,
一邊把我推向另一個無知的世界,呃,不能說是無知,我知道那是手術室。
「你幾公分幾公斤啊?」小姐好奇的問。我知道她要幹嘛,
一直不想提,在醫院的這幾天,不知道幾個人問過這個問題,
因為我的身高體重根本不符合氣胸患者!
悶死了,我從來沒有長時間的處於覺得自己又矮又肥過。
後來推進了大空間,我的視線看到了頭上的大燈,就跟電視上演的一樣,那種手術燈。
「你幾公分幾公斤啊?妹妹?」蒙面護士又問了我一次,無言。我真的懂我是氣胸的特例好嗎!
於是他們開始討論我的病,一樣的問題,怎麼我這樣的體型有氣胸呢?
「所以她是自發性氣胸啊!」蒙面護士小姐不懂,另外一個好像是我的蒙面麻醉醫生,他很簡單的回答了護士小姐們關於我的問題。
「會痛嗎?」有看過電視,麻藥使用完之後,再醒來手術已經完成了。
但是我還是擔心,不知道開刀的痛是怎麼樣?
「妳會怕痛啊?咦?可是你怎麼不用疼痛控制,你要裝嗎?
那個有個控制器,痛的時候按個鈕,止痛藥就會注入你身體。
就算你都不按,疼痛控制器也會定時少量的注射。」我不知道他是為了我好,還是在推銷。
因為我知道那個壹台要6000元。
「喔,好!」管它多少錢啦!
我怕手術的麻醉退了之後,我會痛到哭天喊地的。
於是我的麻醉醫生要我側躺,然後把身體蜷起來,
就像嬰兒在媽媽子宮裡的樣子,好像很溫馨的感覺,
是嗎?
並不是!
因為疼痛控制一端要放在第幾個脊椎骨跟第幾個之間(我忘記了啦),
所以我的動作是在拉開我的脊椎,好讓疼痛控制的頭可以緊緊的卡住我的脊椎。
好了之後,他們要我平躺。
我只能躺著,看這些蒙面的人在偌大的空間走來走去,
好險沒有死氣沉沉,他們不停的在閒聊,忙碌著。
後來我的麻醉醫生過來,拿著像氧氣罩的東西蓋住我的鼻子,然後還是一邊聊天。
我看著他的頭在我的上方,我大力的呼吸著氧氣罩裡的空氣,
如果裡面都是氧氣,那麼吸起來應該很舒服吧?可是沒有,一點特別的感覺都沒有。
吸了將近十口,我很納悶著盯著他看。
「有什麼事?」他把氧氣罩離開我的鼻子。
「這是什麼?」一點都感覺不出來那是什麼。
「氧氣。」語畢馬上又把氧氣罩蓋回來,繼續聊天。
我喔的應了他,繼續大力呼吸,數著自己吸了幾口。
一,二,三。
那是我醒來前最後的記憶…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