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我的B瓶已經不會再冒泡泡,我想我的肺應該已經黏住胸腔,而且沒有漏氣了。
於是我就問我的醫生,是不是可以拔胸管了呢?
醫生觀察了會,答應我隔天拔胸管(7月12日)。
這天,護士已經取得醫生的同意,我不用在打點滴了,所以護士小姐就把我的點滴拆走。
看著我好幾塊大瘀青的手臂還有手背,很慶幸它們不用再受針頭的虐待。
但是,我的心情卻沒有因為這樣變的輕鬆,因為我知道我的胸管大概有到我的左肩。
而且拔胸管是不打麻醉針的,護士還說插胸管的時候就有留線頭在,所以胸管一拔,
就可以馬上把線頭在綁起來,就沒有洞了。所以拔胸管對我來說,又比開刀還來的恐怖,
在沒有麻醉針的狀況下,把我的胸管拔出來,然後在我的洞上打結。
「拔胸管之前要先深呼吸一口氣憋住,然後我們開始拔胸管,
在醫生還沒說好之前不可以呼吸喔!一呼吸就馬上氣胸了,又要動手術了,知道嗎?」
這是我的主治醫生跟我說的,超恐怖,沒打麻醉針就會痛了,
痛還不能喘氣,不小心喘氣還會氣胸!!
聽起來就夠嚇人了。於是決定了之後,之後每個進來的護士都會跟我說聲恭喜,
我也會問每個進來的護士,到底會不會痛?
每一個都說不會,只有一個沒有正面回答我,一個長的像戲說台灣裡面某個女主角的護士。
她有聽說我的點滴超難打的事情,只是笑的很大方的告訴我,我沒有生病的本錢。
她還跟我說,搞不好我出院會被警察抓去,以為我有用毒用很大,手上都針孔。
「恩…是不會痛,但是會有感覺。」我想它是在告訴我,會痛。
所以我已經打算好了,我在一大早,就問護士小姐,我可以打止痛嗎?
如果我時間抓的好,那麼大概是打完止痛,就拔管,這樣就不會痛了吧!
覺得我自己真是太聰明。但是沒多久,住院醫生帶著換藥醫生來我房間,
還有一個凶巴巴不是很客氣的像是護士的胖女人,可是我看她對我的主治醫生非常友善,
對我的住院醫生也很友善,對我的換藥醫生倒是沒說什麼,那是怎樣?
不管了,反正她要我躺好,挑剔我躺的亂七八糟,我痛啊!怎樣?
總之我就是躺的好好的,而且也是要側躺,
想起幾天前我這個姿勢,是要插胸管的,現在要拔了。
等待拔管是漫長的,他們要先把我的藥呀、貼布什麼的先清除,然後消毒。我緊張的要死,
我的止痛還沒有來。
雖然才在清場,我已經緊緊的把我的枕頭還有被子抱在一起,從來沒有那麼緊繃過。

「好,準備了喔!先深呼吸一口氣!吐掉!」我跟著他的聲音照做。
「好,再深呼吸一口氣!憋住喔!!」我照著憋,他真的要動手了。
「你真的不要呼吸喔,不會痛的,不要緊張,要憋住喔!不然會氣胸喔!」
凶巴巴的護士小姐提醒我,但是就算我又氣胸,她也無關痛癢吧?
我還是緊緊的抱住枕頭被子,氣就大口滿胸的憋著,感受拔管的感覺。
那感覺,是很難形容的痛,其實真的不只有感覺,還會痛,那種很細、又很尖銳的痛。
我又把枕頭被子抱的更緊。
「好了,可以呼吸了!」我猜不到三十秒的時間,就把管子拔出來了。很快。
「呼…」我吐了氣,很小心的呼吸,幹,好恐怖。
「……已經好了,你可以躺回來了啊…」住院醫生看著我,我依舊緊緊抱著枕頭被子。
「喔…好…」我看著他,還是緊緊抱著枕頭被子。
「怎麼了?太緊張,僵硬了啊?」似笑非笑的住院醫生看著緊緊抱著枕頭被子的我。
「對啊,好痛,讓我放鬆一下…」我還是抱著枕頭被子。
「喔,好。那觀察到中午沒事,下午就可以辦出院了,恭喜喔!」
醫生都這樣,走出去跟走進來都很急躁。

「妹妹啊!會痛是不是?媽媽幫你翻過來好啦?」說著,我媽媽就要把我翻過去。
「不要!不要!不要碰我!我自己放鬆一下,等一下就可以了!好痛喔!」
我只能盡量大聲遏止我媽,因為我還動不了。
也不至於痛到動不了啦,只是那種感覺真的讓我很難忘,
還沒有辦法從那種緊張恐怖的氣氛中抽離出來,所以我還是抱著枕頭被子。
好,現在一步一步的放鬆。
放鬆我的肩膀,
放鬆我的手,
放鬆我的背,
放鬆我的腰,
我的腿,
我的膝蓋,
我的小腿,
我的腳掌跟腳趾頭…
一直到全部放鬆完,我還躺了快10分鐘,才慢慢的坐起來,拔管的地方還隱隱作痛。
時間快到中午,護士小姐推門進來,除了幫我送中午的藥,還拿了止痛針來,
看到止痛針,很無言,跟我巧妙的計畫一點都不一樣。
不過還好,反正我很痛,打了止痛針,會頭暈想睡覺,就不會痛了。

「會痛嗎?」我還是問了千篇一律的問題。
「恩…打的時候會痛一點點。」這個護士很老實,不過我對打針的恐懼沒有打點滴那麼恐怖。
「噢…真的很痛耶…」真的比我想像中還痛,護士小姐說是打肌肉的關係。

護士小姐離開後沒多久,我開始暈眩。曾經聽男朋友講說,止痛藥就是嗎啡,
打完嗎啡很爽,輕飄飄的,好像在飛一樣。可是我沒有,我只覺得頭很暈,會想睡。
但是,一點爽的感覺都沒有,難怪我跟毒品沒有緣份。
後來我就昏睡了,朦朧中只聽到我媽媽在收拾東西,準備出院。
醒來,用過醫院的午膳,護士小姐先拿了藥,就等我父親還有我哥哥來接我們了。
盼了好幾個小時,等到他們,還有我可愛的小姪女。
我跟著他們下樓,搭上了一部我覺得已經滿了的電梯,
但是每樓每樓停,卻還是不停有人擠進來,都覺得是應該的。
我很生氣,但是又沒力氣罵人,於是我換搭另外一部電梯下樓。
到了一樓,那人潮跟19樓差很多,也跟我七早八早去照X光片差很多。
怎麼這麼熱鬧啊!連個大廳也坐滿了人,四處都是人,大概跟我來看醫生的那天一樣多人。
台北市還真多人生病,裡面是不是有些人只是小感冒,就來看醫生呢?
是不是有人這樣浪費大醫院的資源呢?
我想起第一天來掛門診,排到四十幾號的恐佈狀況,
一定也有很多像我一樣必須馬上處理,但是卻又排隊排很後面的人在吧?
就因為有些人只是因為小病痛就跑來大醫院,
就有可能延誤這些重急病患就醫的時間,或許這樣讓他們情況更糟糕。
哥哥開車到了大門。

上車前,我瞄了中正樓一眼,只希望22日的複診,是最後一次來榮總。

創作者介紹

如果流浪,是你的天賦。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