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因為心很空虛吧。」男人這樣告訴過她。
就像沒有隱瞞他已經有個她那樣的坦白。
那一點點的應該停止,沒有阻擋住她的不在乎。
至少他沒有騙她。

「我只是你的牙籤,用來填補你寂寞的空間和時間。」
不自覺的,想起了這段註解。

男人知道她對他的喜歡,這點,她大概被利用去了。
「只是,你怎麼能利用我對你的喜歡呢?」不過又能說什麼,這男人的利用,她卻甘之如飴。

但是,但是如果男人也可以給她一點感情,是不是比較好?

稍稍坐了起來,不中斷一下思緒,太悲哀。
點了根慣抽的涼煙,
這些年最忠實的夥伴也只有它,難怪她對它總是不離不棄。
而男人的煙,還孤單單的躺在置物台上。

她,大大的吸了一口煙。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