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氣,從水面上冒出,短短的幾秒,消失無蹤。
無意義的循環。
一吸一吐,有害的氣體反而存活了比較久。
無意義的舉動。

昨夜的右手可以不停撫著他的臉,現在只能拿著煙。
喜歡,所以摸不煩他的臉。
睡著的臉,那麼平靜。
他放鬆了嗎?
如果這樣可以讓他放鬆,她願意每晚都撫著臉讓他安睡。

每晚啊!多麼奢侈的用詞呢?
甚至每個禮拜都是個貪心的想法。
只能奢望每個月可以與他見上一次面。
一個月嗎?她猶豫著。
這男人一個月會不會想起她一次都不能肯定。

「我喜歡你。」這是從來沒有對他說出口的話。

她怎麼敢告訴他呢?一次也沒有跟他說過。
這是她對他的,或許是自以為是的貼心。
她不知道這男人,除了她的身體之外,還有沒有想要什麼。
如果什麼都不想要,那麼這句話對他,也只是個負擔。
負擔,她並不想這個男人因為她而有了負擔。
更何況他還有一個她啊!
雖然她不知道這個他的她到底是誰,這個小孩子氣的她到底是誰。
反正有個她在啊!
跟這個男人的關係已經很對不起這個女孩了,
怎麼可以再跟這個女孩的男人要感情呢?
也只不過是讓這個男人產生愧疚罷了。
愧疚,她並不想這個男人因為她而產生愧疚。

右手,只得拿著煙。
卻握不住一點幸福。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