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氣,在鏡子上凝結。
似乎,這個空間裡已經開始降溫。
果然,一段不能被稱為愛情的激情,
始終無法持久溫度。
來的很快,卻,也去的很快。

潔望著手上的煙,才發現已經快燒到了盡頭。
怎麼都那麼短暫呢?
雖然還可以再點一根煙,但那已經不是原來的煙了。
這隻要丟掉的煙,已經不會再回來了。
這個想要留著的男人,也不會回來了。
結果,這個空間跟她的心一樣,
到頭來,也只剩她自己。

「快要失去知覺了。」右手始終沒有得到溫暖,漸漸的冰冷。
原本要收進水中的右手,又忽然的停頓了。
決定撐起自己起身。

繼續呆在這裡,也只是顯的自己好孤單。

1200093576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