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幫我叫部計程車,麻煩你。」
告訴櫃檯人員的聲音顯得平靜,這樣便沒有人聽的出來剛剛的起伏有多大。
再繼續待下去,一點意義也沒有,
尤其是守在一個他不會再出現的房間裡面。

慢慢的拾起散落床邊的衣物,好像又可以感受到他的體溫。
那是一件件被他褪下來的,卻也如同她被他遺留在這。
但是穿上每一件,卻憶起每個他觸碰的溫柔。
好像他還沒離開一樣。

環顧房間,期待能在看見他的身影。
空空蕩蕩的,卻只是再一次的提醒她,他已經離開。

昨夜把他拖的那麼晚,他今天有精神辦事嗎?
想要撥電話給他,卻又怕打擾到他。
想要傳個訊給他,卻又怕讓他分心。

如果她能自私一點,或許真的可以把他留在身邊。
如果她不是這麼的逆來順受的話。

『我可以為妳作些什麼?』他曾經這樣的問過她。
她無言。

「我可以要求你為我做些什麼?」
想到這個問句,她又皺上了眉頭。
她清楚他不屬於自己,這樣的狀況下,能要求什麼?
「我要求了,你能答應我嗎?」

要求沒有出過口。

為什麼不要求?
因為他會為難作不到,也會為難拒絕她。

她始終不願為難他的。
創作者介紹

如果流浪,是你的天賦。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