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倒在地上,腳似乎是受傷了。
接下來的時間,他並沒有再上場打,就這樣坐在場邊。似乎是痛的很。
是因為太痛嗎?他的眼神始終不知道是望向哪裡,也不大講話。
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我開著他的車送他回去,另一個有過去的人,就跟在車後。
其實我不太會開有降避震的車,加上有改賽車椅的車,很不熟悉。
但是我知道通常降避震的會閃窟窿,於是我照做。
他沒有講太多話,只是哼著歌。
我也沒講什麼話,只是仔細的回想熟悉的路段發生過什麼故事。
然後又閃了一個窟窿,

『妳有沒有發現駕駛人不管遇到什麼狀況,都會往左邊閃?』
我仔細想了一下,恩,是這樣沒錯,所以人家說坐後面,要坐駕駛後面比較安全。
「恩?」我想,他的話應該還沒說完。
他望向窗外,又像是在想著什麼。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把習慣改掉,讓自己盡可能往右邊閃…』
他把視線往前移,我仍然不知道他在看著什麼,像是很遠很遠的前方。
「爲什麼要這樣?」我不懂。
『因為,重要的人總是坐在右邊…』然後他看了我一眼,似笑的眼神。
「靠!要不要這麼細心啊!」我大聲笑笑的給了回應,
卻又再一次對他細心的想法感到震撼。

我的身邊存在著一些與過去斷不了關係的人,它們的好,每個都讓我驚訝。
它們的細心、溫柔,讓它們的愛情深刻。
或許是對他們自己而言很深刻,也或許是對離開、被離開的對象很深刻。
這些個用心對待人的男孩子,怎麼讓人忘的了呢?
這些個用心經營自己感情的男孩子,又怎麼放的下自己的過去?

這時候該慶幸自己沒有遇上好男人的命,
好險我沒有機會去沉溺在這樣的溫柔裡。
不然到了要失去的時候,
或許連我都沒有辦法從中抽離。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