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和日麗的下,台北難得揮別了陰雨連綿的陰霾。
東區的巷弄中,有這麼一處斜斜日照曬的進的咖啡廳。

「我昨天與小魚碰了面。」細長的手指勾起咖啡杯,啜了一小口,燙吧。
「小魚?你不是有男人了,還找他幹嘛?」我差點沒把奶茶噴出嘴來。
纖長的手指撥弄著波浪捲的長髮,我向來喜歡看這樣成熟的女人。
「我男人?又吵架了,因為他那陰魂不散的前女友。」她聳聳肩。

這是個老問題,她與她男人陰魂不散的前女友。
當她跟我第一次提到這個問題,也是如此一派輕鬆的模樣。
我於她熟的很,也見不怪她這種看戲的神情,就像在看戲一樣。
我懂,怎麼不懂呢?
她已經不是第一回遇上這樣陰魂不散的前女友了,只是那時候我們還不認識。
她會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從第一個男人有陰魂不散的前女友,幾年後,
換了幾個男人,就換了幾個陰魂不散的前女友。
就像看八點檔連續劇,總會是同一個情節拿出來上演好幾年。
也難怪她又是這種無奈的口氣,好像早就預料到,
不管多好的男人追求她,用不了多久,一定會有個陰魂不散的出現。

「唉,又來啦?那又是那一套,不是妳男人的錯吧?」我猜測著。
「嗯,一樣。」她似乎不想詳談她們吵架的內容。
陽光灑在她深褐色的髮絲上,淺淺的,煞是好看。
「喔,那所以你又跟小魚上了床嗎?」我喜歡看著她的大眼睛說話。
「沒!他現在有女朋友啦。」她不停的攪拌著咖啡,嘟著嘴。
「重要嗎?妳們第一次上床,他還不是有女朋友,有差嗎?」我輕輕的笑著。
「哈,他只是帶我去吃飯,帶我去看電影。」然後她點起了一支菸。
「好吧,所以妳心情還好嗎?」如果好,就不會拉我出來喝下午茶了吧?
「…,是好一點,但我只是覺得很矛盾。」輕輕的她皺著眉。
「妳是指?」我想真正困擾她的,應該是她所說的矛盾點吧。
「妳知道,我男人跟前女友糾纏不清,搞的我很難受。
然後我難受了,悶了,於是找了這個男人,我的前炮友出來解悶。
而這個男人有女朋友,我跟另外一個女人的男人出去吃飯、看電影,
不覺得這個狀況很詭異嗎?不覺得這樣的方式很矛盾嗎?
我明明被糾纏不清的狀況搞瘋了,然後我自己還這樣做。
我覺得自己很矛盾,甚至懷疑我每個男人都這樣搞,是不是我的報應?」
她一口氣講了這些,我知道這樣真的很困擾她。

「是有點,但是怎麼辦呢?所有的一切不都是這樣嗎?
妳跟妳的男人,還有妳男人的前女友困擾妳,所以妳去困擾別人。
幸運的是,小魚的女朋友還不知道妳的存在,要不就真的困擾了。」
我只能試圖安慰她,希望她不要想太多,
我不知道一個女人到底能承受這樣的過程幾次?
「小貓,妳的話有疑點。她們來困擾我,所以我去困擾別人嗎?
那這樣對小魚的女朋友公平嗎?
難道他女朋友不知道我們的事情,我就不算對不起他的女朋友嗎?
到底何苦別的女人來傷害我,然後我又去傷害別的女人呢?
那麼我跟那個前女友到底又什麼差別?說來說去也不過是同類的人而已。」
忽然我發現她的眼眶泛紅,我有點難過,
這個世界上沒有多少人會去這樣顧慮另外一個人的心情,
如果有,那麼妳還會被這種事情不停的困擾著嗎?
如果別人沒有這樣的顧慮妳的感受,妳可不可以自私點,
妳可不可以也不要去想這麼多?妳可不可以讓自己快樂就好?
我卻知道她辦不到。
「有的時候我真的覺得…
老天,當初何必讓我留下來?當初怎麼不讓我死了算了?」她看著窗外笑笑的說。

我卻看到咖啡杯前她緊握的雙手。

原來,我們只能汲取別人的愛情,來填補自己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如果流浪,是你的天賦。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