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出社會才開始抽菸的嗎?”我的螢幕上跳出一個對話視窗。
“不,高中。”用很短的時間再次回想確認,我的確是高中開始抽菸的,
“喔,我還以為是因為壓力大,才開始抽菸的。”對方說出他的想法。
“是因為我看起來很乖才這樣猜嗎?”在螢幕前的我,笑了。
“恩,對啊。”
看了他的回答,我覺得有點好笑,也有點不以為然。
忽然,我想起了好幾年前,我轉學去高雄唸高中發生的一件事情。

因為高雄跟台北比起來,環境而言是個更適合我去唸書的地方,
所以好心的乾爹收留我,幫我辦了轉學手續去高雄唸書。
我從小就很喜歡乾爹,乾爹喜歡帶我去看漫畫、看電影,或者其他的消遣娛樂,
其實我長到現在,有許多的興趣,都是來自於乾爹,
不過,他不抽菸。
高雄有個地方叫做坎城電影院,有著許多電影廳,還有很大的螢幕,
也有很多很大的座位,並且還有個美食廣場,是個複合式的電影院,
還有些餐廳、遊樂場…等等的。
乾爹大約每兩個禮拜會帶我去看一場電影,最少也一個月看一次。
如果我們沒有在家裡吃晚餐的話,我們就會去美食廣場的鐵板燒吃東西。
除了乾爹每次帶我去吃之外,有時候放學、放假我也喜歡帶著同學去那晃,
當然,也很喜歡點份鐵板燒來吃吃。

於是某一天,我又拖著我同學來到坎城吃鐵板燒,
「小姐,有人想跟妳做個朋友。」我抬頭看,是個很陌生的臉孔,但他身上穿著鐵板燒圍裙。
順著他的手,我看向吧檯,那是這幾次來,都會看到的年輕主廚。
這個男人並不高,中等身材,長相斯斯文文的,眼睛也很漂亮,
帶副眼鏡,書生樣。
「妳可以把你的號碼寫給他嗎?」於是他放了張紙,還有一隻筆在我面前。
「喔,好。」我寫下自己的名字、手機號碼,然後跟我同學趕快離開。
我實在覺得太尷尬了,說實在的我並沒有像這樣的經驗。
接著按照正常劇本,當然他先打電話來跟我聊天,其中他說:
「我覺得你是那種乖乖的、很居家、很文靜的女孩子,所以想跟妳出來。」
「…」現在我只記得我無言,我到底跟這個認錯人的男生聊了什麼一點也想不起來。
過了幾天他騎車帶我去晃(去哪晃我也忘記了),跟他在一起的感覺很怪,
因為我自己很明白,我根本不是他想認識的那個人、那種人,
這種情況讓我覺得非常彆扭,我必須做些什麼來打破我自己的困境。
「我可以抽菸嗎?」我卻已經開始動作,從包包裡面拿了煙出來。
「…。妳會抽菸喔?」很好,他已經開始無言了。
「會啊,在台北的時候就會了。本來我不會抽啦,但是跟同學去打撞球啊,
然後也有其他女生在,那幾個女生正好想學抽菸,但是她們不會點菸,
所以我就幫她們點煙,這麼一點我就會了。」然後我誇張的笑的很開心。
「…。妳還會打撞球喔?」我必須說我很滿意他的反應。
「會啊!因為之前下午才開始上課,所以我們早上都會去打撞球,
有的時候還翹課繼續打撞球,然後去唱歌這樣。」我的語氣中應該充滿著興奮吧。
「…。看不出來妳會翹課…。」他這樣說,我開始想像他的表情,他的心情。
「還不止咧!我在台北念書的時候啊,跟朋友來高雄玩,然後啊…」
然後啊,我似乎是吃了秤砣鐵了心的要把自己作的壞事通通抖出來,
沒有一點遺漏的就跟他聊了整路,一直到我回到家。
最後,我維持一貫的笑容跟他揮手說掰掰,看著他和他的小綿羊孤單的背影遠離。

然後,他再也沒有與我聯絡。



P.S.Jenny高中時候的照片,分別是高二、高三!
1197286520

1197286521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