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放心,在我還有呼吸的時後除非你不要我,除非那天我發現什麼,
不然我都會等待。」
「噗!妳幹嘛沒事冒出這句話啊?是要害我把湯噴出來嗎?」然後我大笑。
她笑的甜,夾了幾隻空心菜葉。
「喔,我知道了,你們在一起了嗎?」這是她上次跟我提的那個男人。
「沒聽到「等待」 這兩個字嗎?所以還沒在一起啊,什麼時候妳國文這麼不好。」
這下換她笑我了。
「嗯哼,所以他跟妳說這些,算是承諾嗎?很重的承諾啊?」我瞇著眼看著她,我笑。
「是承諾。他很明白的給了我幾次承諾。」然後她又舉了幾個例子說明那男人的承諾。
「嘖嘖嘖。真帶種,這年頭是會有幾個男人肯給承諾啊。」我不禁搖了搖頭。
「是啊,就連安撫妳的承諾都很少了。」放下筷子,抬頭她仔細的回想了一下。

「但,妳信嗎?」

我很好奇,這年頭聽到太多那種,
「不在乎永遠,只在乎與妳相處的每一天」這種聽起來很浪漫,但是其實很敷衍的話。
然後還會跟你說他很在乎妳們兩個的未來,
當然,細細的去區分的話,「未來」還有「與妳相處的每一天」對他們來說,是兩回事。
踏船或者變心的事情,在現在這個時代越來越多見了,
雖然很多男人明知自己是這樣的人,卻始終不願意被掛上負心漢的罪名,
當然,也有很多男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這樣的人。
在這個前提之下,「承諾」這兩個字就變成了絕對的大禁忌!
『你不是說你會永遠愛我?』、『你不是說你不會變心?』
分手、吵架的時候,在許多問號前面存在著的,多半就是些指責,
指責那男人說話不算話,指責那男人傷害了她的心。
而男人愛面子,通常不喜歡自己的人格被別人質疑。
所以,去你媽的承諾。何必拿塊石頭來砸自己的腳?

「我信嗎?不管信不信,不得不承認所謂的承諾很動聽。我喜歡聽。」她把嘴裡那口菜嚥下,
「我是說,女人多半缺乏安全感,多說個承諾讓我有個安全感會死喔?」接著她舀了口湯,
「更何況,我們心裡都明白,承諾只在互相愛著的時候才是成立的,少了愛,當然作廢。」
對她的話我沒有任何異議,是人加減都喜歡聽好聽話的。
我忽然想到,或許我們可以從現代歌詞的變遷來一窺承諾的價值,
「承諾你別說,只要此刻在乎我…」我哼起了這首歌的旋律。
「狗屎!從另外一個傳統層面看來,這個男人只能保證此刻在乎你的話,
他根本沒有那個勇氣跟決心因為愛你而去努力你們的未來。」她又吹了吹那口湯,才喝下,
「當然,只是單純想談戀愛而不談未來的話,此刻在乎我,我能接受。」鬼靈精似的,她笑。
「嗯哼,反正現在有個男人很浪漫的給了妳承諾。」我拿起桌上的台灣啤酒與她乾杯。
一口,她習慣一口把酒喝下,
就像她肯付出的愛,永遠不為自己留條後路。
「浪漫?在他身上我只感覺到實在。」

我明白了,那是她渴望,卻又一直得不到的安全感。
我盯著她瞧,看著她的欠缺。

「妳幹嘛?快點剝蝦給老娘吃啊!」
「喂,妳!」我還是拿了尾蝦子脫了牠的衣服。

週末夜的海產攤熱鬧著,公司聚會、生日慶祝包圍著我們,
她的世界很習慣忽然熱鬧了起來,又沉寂了下來。
創作者介紹

如果流浪,是你的天賦。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