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是,我們的對話常常讓我有很深很深的罪惡感,
當你說,我變了。
罪惡感越來越重,於是我面臨了矛盾,
對我自己的,還有對你的。

有幾次的對話,我忽然覺得你好像我,對於另一半還有著期待的我。
然後我覺得自己好像那時候,我有著期待的那個他。
很不熱衷的、很有保留的與你應對著。

深深的罪惡感。

我討厭那時候的他,深深的討厭著他。
我恨他怎麼能這樣折磨著我,糟蹋著我的感情。

轉眼,在你面前我變成了當時的他,
那個我恨著、討厭著的他。

我討厭我自己、恨我自己,
我怎麼能這樣對你?
雖然朋友說,立場不同,我不需要這麼想,
但我還是想著,

當時的我痛恨這樣被折磨,
而如今我卻這樣折磨你。

我的矛盾,我的罪惡感,
至今仍然折磨著我,然後折磨著你。

於是,我變了。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