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我也騎車犁田了不少次,所以我也笑稱自己是"南港自耕農"。
不過昨天的車禍,我沒有料到心境上,我會離死亡這麼近。

一如往常的工作天,我騎著去年年中才剛買的橘貓號,
天氣還不錯,我快樂的從南深路接到深坑,打算要往中和去。
還在通勤上班的交通時間範圍,因此路上車還蠻多,
因為前方卡著公車,所以我騎往內車道,
一拜一拜的通過右方公車和左方對向停在雙黃線邊緣、準備左轉的摩托車陣,
通過他們之後,心裡還有點怒氣,覺得他們太靠近我的這個車道了,
接著我又遇到了一台從內線要切到外線車道的公車,
他會擋掉我的機車安全行進路徑,所以我再度切往內線車道靠近雙黃線,
準備加速通過,好來的及我等下約好的客戶。

"為什麼公車要到外線靠站,還要先開內車道然後往外切?
而且剛剛那些機車停得好靠雙黃線啊..."

其實我整個腦袋的想法還沒跑完,一回神就看到前方有台準備迴轉或左轉的順豐速運,
停在沒有雙黃線的那一段,剛好那一段也是一個黃網格的禁停區域,
當我按下煞車,可能一兩秒的煞車距離,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我覺得自己很扎實的往他的右後車斗撞了下去!
我的身體無法抗拒慣性,所以整個人往前傾,
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安全帽也很扎實的跟著撞在他的車後斗上,聽到了玻璃之類碎裂的聲音,
我的機車就倒在他的車右後方,我的人跨坐在機車的左邊肚子上。

以往的經驗我大概可以起身,先罵他怎麼把車停在黃網格上,
然後打電話叫警察,到路邊點隻菸等交通大隊來。

可是這次我完全動不了。

除了頭非常非常暈之外,我的左手也好痛,
可是我甚至沒有辦法抬頭看看自己的左手出了什麼問題?

"小姐,你還好嗎?可以走嗎?"這個男性的聲音應該就是被我撞到的駕駛了。
我暈著連話都說不出來,只是搖搖頭。
"妳的腳還好嗎?可以動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他又問,我也沒有辦法抬頭看他。
我仔細的感覺一下我的身體,只把我的左手抬起來,示意他我的手很痛。
"喔,你的中指指甲翻起來了,我先拿個衛生紙包起來。"然後他離開,
可能回車上拿衛生紙了,接著我聽到他打電話叫警察的聲音。
"我先把妳帶到路邊坐著好嗎?警察等等就來了?"他問。
我只能點點頭,準備讓他們把我扶起來,狼狽不堪的走到路邊。
沒想到他一把把我整個人抱起來,然後走到路邊人行道把我放下。

"噢,我很重耶!"當然這是我頭腦裡的念頭而已,我想說出來,但是我沒辦法講話。

救護車的聲音忽然變得很靠近,然後我被抬上了擔架,
我可以感覺的到左手還是很痛,頭還是暈得可以,而且我想吐。
這就是所謂腦震盪的感覺吧我想,我可能會因為腦震盪死掉的,
摔了這麼多次車,沒有一次像這樣,可能等一下就要昏迷了,
我要死掉了嗎?

"小姐,你車上有沒有甚麼貴重物品?鑰匙呢?"警察的聲音出現在門邊。
"Ipad"那是我跑客戶的吃飯工具,我把鑰匙拿給救護人員,他交給警察。
沒多久,警察把我的包包一併交給救護人員,我們才往醫院移動。

我想把眼睛閉上,好好休息一下。

"小姐!妳不要睡著喔,保持清醒!我幫你量一下血壓。"救護人員在旁邊,
這一路上他不停的叫我不要睡著,要保持清醒,要保持清醒,
他說等一下到醫院之後,你頭暈想吐、手痛腳痛的,一定要告訴醫生喔!

好,我保持清醒,
現在不知道幾點了,我跟客戶約十點半呢,而且今天還安排了五個客戶,
我得請同事幫我跟客戶改時間。
今天晚上公司還要開會,這樣不知道來不來的及?
要記得跟公司說我出車禍了。
要先讓家裡人知道嗎?可是家裡只有爸媽在,多擔心而已,算了。
等一下要怎麼離開醫院?要跟誰求救?
明天後天都還有安排客戶要跑,怎麼辦?我不知道還有沒有辦法開車?
機車呢,要請哪個店來拖去修?
十年前的高手100剛買沒多久也出大車禍,這台又來一次...
啊,出來跑都是要還的吧。

然後我在急診室病床上躺著,九年前是我第一次躺在急診病床上。
暈暈的從我口袋掏出還好沒摔壞的note3,
首先發了公司群組LINE說我出車禍了,也請同事幫我打電話跟客戶改時間。
然後上FB發求救訊息,看看有沒有人有空可以來幫我?
其實我沒有很喜歡麻煩別人,所以也沒多說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接著又用LINE問兩個老同學,看看他們是否有空?
沒多久,大盧就來了個LINE,跟我簡單確認了一下狀況,
確定可以來萬芳醫院救我。
這裡也要謝謝國小同學詩如,我知道如果我需要你,你也會來!

我想神明是有保佑的,我身上的外傷,如我之前提到的左手,
除了明顯的左中指指甲翻開,需要打麻醉然後把指甲拔除之外,
因為有開放傷口,所以又縫左中指幾針。
並且左中指骨折,因此也上了中指的固定支架。


"因為妳中指有骨折,所以等一下中指要上石膏或者支架喔。"護士小姐對我解釋著。
"哈哈哈哈哈..."我情不自禁的就在她面前笑了出來,因為覺得不好意思,用右手把自己的臉遮著。
"......妳在笑甚麼...?"她的聲音很疑惑,不知道這有甚麼好笑的。
"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我只是覺得中指打石膏實在是太蠢了,哈哈哈哈..."然後她就走開了。

接著就是左小腿的擦傷,X光顯示沒有骨折,上個藥就好。


醫生早早就想讓我離開急診室,可是我頭還暈得很,也還是很想吐,
所以就自己堅持再觀察6-8小時。
話說這醫生真是隨性的可以,
"妳不是頭暈想吐,怎麼還在吃麵包?"他一臉疑惑。
"想吐不能吃麵包嗎?可是我餓..."我整個早上都還沒吃東西說。
"可以可以,吐了再說。"然後他說會幫我打個止暈還是止吐針,就走了。

總之,除了橘貓號變成這樣之外,


我還有個很粗很厲害的中指。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