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浴池,拿起盤上的玫瑰花瓣灑向池中,本是該浪漫的兩人浴。
但不是,她沒跟這男人入過浴。
也不是不想要好好放鬆,其實是對於泡澡還有些許恐懼,怕自己孤單單的病發了。
但是當身體的每個部分被熱水包圍,那樣的恐懼已經是多餘了。
她終於瞭解,為什麼無論那男人有多累,總還是會堅持泡個澡先。
闔上眼,潔以為可以像書上寫的那樣,將腦袋放空,靜靜的享受。
但是那始終不是她的命。
或許也不是那男人的命。
那男人連泡澡都要看新聞。

闔上眼睛想好好休息,腦中卻不斷的思索著男人,跟她自己。
性,愛,是分開的兩者,理性上,她是這樣的觀念。
實際上,她沒有辦法跟不喜歡的人上床。
事實上,她也只跟自己的男人上過床。
這是第一個,不是自己男人又上了床的。
也是唯一一個了。

但是這男人怎麼看她呢?
或許,也不過是其中一個性伴侶。

抽痛,那是心的感覺。只有一下,卻讓她又低落了。

「可以不只是朋友嗎?」這話,也只敢對著空氣說。

現在或許連朋友都不如了。
1200092917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