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來真的很好笑,妳不覺得嗎?」她想起來,昨夜意識還清楚前,
男人這樣告訴她。
不過男人沒有再講下去。
然而自己想起這一切,也覺得好笑。
雖然不知道男人指的到底是什麼。

「那你想去哪裡?」她這樣問著他,他說他很累,想要個假期。
「不知道耶。」這樣的回答,她感覺那男人真的很想休息,隨便一個地方都好。
「這樣吧!找個CITY,就在那閒晃一天好了。」她這樣提議著。
那是某一天,兩個人想要到別的城市去,隨便的走走,隨性的繞繞,但是沒有如願。
但是那一天,兩個人的距離靠近了。
那,並不在她的預料之中。
原本,只是想陪著他好好放鬆,靜靜的放鬆。
她是清醒的,卻沒有拒絕他給予的溫柔。

好笑的是,沒有約好的,兩個人卻在另一個時間,出現在同個城市。
那是當初他們想去的那個城市,當初想去卻沒去成的那個城市。
是這樣的巧合,她和那男人理所當然的在夜裡彼此取暖。
「兩個人的冬天,的確比一個人的冬天還要溫暖。」 搖搖頭,她起身熄了煙。
禁不住又想起這兩夜的溫度,沒有人給過她這樣的溫度。
閉上眼睛,他的胸膛彷彿還緊緊靠著她的背。
這樣的感覺,應該很難忘的掉吧,畢竟,沒有男人對她這樣的溫柔過。
這個男人的溫柔好像是天生的,所以特別的深刻。
指尖劃過,都是舒暢。

1200093324
創作者介紹

如果流浪,是你的天賦。

puff1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